综合

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3年后,“考试”怎么考

作者:来源: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2日

        2013年,浙江省被确定为全国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试点省。同年8月,我省制定并下发《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实施方案》,把学生学习状况、综合素质和成长环境等作为教育质量综合评价的主要内容,构建了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并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中心合作,联合开展“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项目研究。

  3年中,我省在宁波、温州、嘉兴、台州、衢州、丽水、上城、西湖、江干、萧山、平阳、南湖、德清、东阳等14个省级试点项目中开展了创造性实践;全省11个设区市的103个县(市、区)建立了综合评价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配备了186名专兼职相结合的三级评价教研员队伍;省、市建立了200多所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试点学校,开展专题研究,培育挖掘典型,推动我省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实验工作向更多元、更精细、更科学、更适合的方向发展。

  2014年2月,省教育厅在《小学低年级语文和数学教学要求的调整意见》中明确要求,“严禁在小学低年级举办任何形式的校外和校内统一考试,严禁按成绩给学生排名”。小学低年级不准采用统一的纸笔考试,那其学业评价应该何去何从?

  这让小学低段学业评价改革成为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一个突破口,也促使评价成为促进学习的工具。

  小学低段评价改革最早萌芽出现在2008年前后的杭城的一些知名小学。在省教育厅取消低段纸笔统考的背景下,这一探索不约而同地在各地迅速萌生开来。如今,各地已形成将活动与智慧相结合的“游园式考试”,体现学科核心素养的“模块游考”,运用流行元素构建的“实践活动”和融入课程建设的“期末微型课程”等。

  3年来,随着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纵深推进,我省已形成从低段评价改革走向小学学业评价体系的重构,从学校探索向区域推进的发展势态,以中考研究与管理为载体推广体现课程性质的实践性评价的喜人面貌。

(本报记者   黄莉萍)  

 

小学学业考试评价的建议

 □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检查中心   方张松

         一、小学学业考试评价的主要问题

  一是评价内容单一。不少学校主要考查学生的学业水平,忽视对学生学习过程与方法、品质与能力、情感与态度等教育质量的综合评价,对学生学习水平的评定不够全面。

  二是评价形式呆板。学校依然多以书面考试为评价方式,命题技术落后,缺乏评价标准或评价标准不够科学合理。

  三是忽视学段差异。小学低段学生的认知能力还不足以充分表达其学习水平,忽视学段差异的考试,其考试结果的可信度不高。而学校往往过于强调考试结果的判定功能,加重学生不必要的身心负担。

  四是评价效能低下。学校对学生学业评价分析重经验缺实证,忽视“诊断”价值和对学生生长性、发展力的关注,弱化对学生学习路径与成本的考量,缺少基于实证的教学改进行动。

  

       二、小学学业考试评价的工作进展

  那小学低段及整个小学段学业评价改革应该何去何从?

  近3年,省教育厅教研室以规范义务教育统考统测为抓手,开展区域教育质量管理机制调研,总结推广不依靠统考、统测来提高质量的区域实践典型。同时开展小学低段评价改革调研,总结推广如嘉兴南湖国际实验学校将活动与智慧相结合的“游园式考试”,武义县壶山小学、金华市东苑小学等涵盖了语文、数学、英语、美术、音乐、体育、生活等各学科的“模块游考”“游考卡”“学习护照”等低段评价考试经验;2015年现场会展示了平阳县鳌江小学围绕学科关键能力和核心素养实施的小学低段“项目学评”,开展以学生为主体、以课程标准为依据、以提高学力为价值取向的学习活动和学业质量测评相结合的综合评价活动。我们还介绍了学军小学在低段学业评价改革的基础上,将改革稳步向三到六年级推进,特别是在探索期中、期末考试“免考”的进程中,制定了符合小学特点的考试“免考标准”,使得“免考”逐步走向规范。

 

       三、下一阶段的工作建议

  目前,小学学业考试评价改革由点及面,从学校探索向区域推进发展,从低段评价改革走向小学整个学段学业评价体系的重构,但在推进过程中还存在不少问题,建议如下:

  1.明确评价什么,让评价更全面

  我们应对学生的学习水平、学习能力、学习过程、学习习惯等内容作出全面的评定,不能简单地将“考试”等同于“评价”。“乐考”“游考”等不是低段考试评价改革的终极目标,而是对尊重儿童特点的学习水平评价探索出来的一种评价方式,要真正发挥考试评价的学习和发展功能。考试评价内容范围广、学科门类多、技术要求高、组织工作艰辛。不同的考试评价要加以区别。有的项目是可以测评的,如通过笔试、口试、作品展评等形式能相对准确评价学生的学习水平。有的是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评价技术难以准确评价学生学习水平的项目,则可以通过过程记录、观察分析、客观描述学生行为表现等方法评价学生。如今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许多项目多采用这种方式。有的项目是不能测评的,如学生的思想品德,它是动态的、变化的,不能简单地对学生某个时期的思想品德水平进行评定。

  而可以测评的项目,又要思考测什么:关注学生对学科核心知识、技能的理解和掌握,尤其是学生综合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收集与分析信息的能力,以及对重要学科思想方法的理解与掌握。               

  2.研究评价标准,让评价更精准

  凡是能测评的内容或项目,为了保证测评的科学性,必须建立评价标准。评价标准是学科评价体系中的核心内容。如果学科测评中的知识、思维、能力、方法等界定不清晰,测评结果的可靠性会受到很大影响。评价标准主要包括评价内容、评价目标、评价要点、评价方式、样题例证等重要构件。

  嘉兴南湖国际实验学校和平阳县鳌江小学对此进行了一年多的研究与实践,建立了各学科评价表,规定了详细的等级要求,并在实践中不断校验修改测评标准,进而建立层次明确、通俗易懂、易于实施的评价指标,评价标准研究初见成果。

  3.知道怎么评价,让评价更加规范

  研究考试组织形式,规范命题流程,提高测评工具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是提高考试评价水平的基础。评价内容设计要突出评价的核心价值,学科内容考查以基础知识、能力表现为主干,突出“学生立场”和“课程立意”,关注学生发展核心素养。评价方法设计要突出检测方法的简洁易操作,控制测试的总体难度。一般采用书面解答、实践任务、问卷或访谈等相结合的形式进行,依据表现性评价理论,对学生的学习状态进行相应分析。评价试题设计要突出材料与目标的联结,明确考查目的与意义,多使用真实的问题情境,注重通过客观题与主观题考查学生高层次认知能力、分析能力和思辨能力。

  4.改进评价方式,提高评价可操作性

  测评项目的设计需要考虑学科差异、空间与设备条件的限制、学生的发展实际等。活动测评等多种测评方式是对原有纸笔测评形式的一种补充和完善,而不是对“纸笔测试”全盘否定,有的测评项目通过纸笔测验反而更省时、省力。评价的形式有学生自评、小组互评、教师评价和家长评价,采用定量评价和定性评价相结合,测评方式及时间安排更灵活,在多样化的评价形式中让学生扬长避短,全面发展。

学生学习水平的测评可以采用等级制,有效结合日常评价与阶段性评价,重视过程性评价和增值评价。评价结果的记录完整,反馈及时。增加对学生的学习态度、兴趣、习惯、方法、能力等方面进行全面评价,探索一种真正尊重孩子特点的小学学业考试评价体系。希望能试图通过评价改革来推动课程与教学改革,提升学生发展核心素养。

 

 

衢州市柯城区石梁镇中心小学通过各种课程的个别化任务和个别化评价来实现学生的自我价值。图为该校学生正在学校拓展性课程教室制作“电线达人”创意作品,创意作品的成绩将作为期末考核的一部分。(本报记者  高亦平  摄)

 

 

构建基于核心素养的分项评价

□嘉兴南湖国际实验学校  王建良

  为响应教育部《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2013年,我们决定“取消一年级期末考试”——开展游园活动!

那学业成绩怎么评价?尝试过程性评价吧!就这样,一年级语文、数学学科开始学业评价改革的实践探索,逐步搭建起了一个完整的一年级学业评价框架。评价分三个层面:日常评价、阶段评价和质量评估。“日常评价”由教师根据学科评价指标,对学生日常学习态度、学习过程、掌握知识和能力进行评价,体现过程性评价原则。“阶段评价”是由班级和年级组织,根据学习内容分阶段评价,期末则以游园形式对学生综合能力进行评价。“质量评价”由学校负责,根据课程标准,对全年级学生进行学业质量评估。

2014年9月,我们的学业评价该如何继续?在和教师进行多次研讨后,学校课程改革小组坚持低段继续学业评价改革探索;英语、科学学科不再组织期末考试,探索新的评价模式。两个学科组教师组成研究团队,从课程标准出发,根据学科特点构建评价改革体系,经历了从一卷评价到分项评价,从重终结性评价到重过程评价,从重结果呈现到重结果应用三个阶段。

一年级的学业评价和英语、科学学科学业评价改革的先行,为学校学业评价改革撑起了一个坚固的支架。2015年3月,我校决定实施基于核心能力的小学生分项学业评价改革,全面铺开学业评价改革。改革以学科教研组为研究主体,结合学校学科的建设重点和学生的实际情况,明晰评价项目,制定评价指标,确定每个项目的评价时间和方式,体现评价方式的过程性和方法的多样性,构建了各学科完整的基于核心素养的学业评价框架,制定了各学科的过程性评价记录表。以第三学段语文为例,评价项目包括识字与写字、阅读、习作、口语交际四个板块,每个板块有具体的评价指标和方法。如“口语交际”的评价指标为:表达有条理,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能根据对象和场合,做简单发言;听人说话认真耐心,能抓住要点,并能简要转述等。根据指标,组织学生进行话题式的演讲展示,其他同学作评委。我们发现,通过这样的评价,既能更全面体现学生的语文素养,又能有效促进教师课堂行为的转变。

 

  

小学生核心素养评价实践探索

 □东阳市外国语小学  卢雁红

  随着课程改革的推进,我们意识到建立以核心素养为导向的评价与反馈系统,是课程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的重要一环。我们开设了人格培养课程、行动力培养课程及理解力培养课程。依据这一课程框架,我们又将“课程—教学—评价”全部贯通,构建了“平日特色争章→期中关键点过关→期末全面评估”的学生核心素养评价操作体系。

特色争章

争章的内容就是学生的核心素养,共设立7枚大章:爱国小传人、生活小能人、快乐小主人、学习小能手、英语小baby、阅读小明星、体艺小达人。然后根据可操作性分解其内涵,设立相应的25枚小章。如“生活小能人”强化生活常规:洗漱章、滋润(喝水)章、保健章等相应设立。从而形成了“一条常规一小章,系列小章换大章,累积大章赢称号”的争章模式,构建了一个以“阳光小子”“甜心女孩”为最高荣誉的过程评价体系。

为了便于落实,评价更强调日日坚持。对于有些难争的章,教师就会根据自己班级的实际情况选择在一个阶段内集中强化。如“快乐小主人”中的“每天夸人一回,每天助人一次,每天分享一事,调控自己情绪,睡前回味乐事”,夸人章、助人章就需要教师的引导。

关键点过关测评

为了确保争章能落到实处,我们研制了《学生核心素养评价教师手册》,到学期中开展较为科学的核心素养过关评估。评估的原则是基于真实的观察、记录,尽可能在不知不觉间对学生进行诊断,而后提供帮助。

手册是教师的评价操作指南,每一项都有“培养目标、训练建议、评价方法”三个板块的内容,里面涉及的评价方法五花八门,有各种量表、阶段性问卷、情境性讨论、情境化观察等。比如,五年级独立价值判断采用情景化观察和问卷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四年级生存能力过关采用实战模拟和知识测评相结合的方式,内容有防止溺水、独自出行、银行存款、火险逃生四项等。

期末情景化评估

我们开发了一套《核心素养发展记录册》,对学生在基础课程、拓展课程中的表现进行较为全面的形成性评价与记录。

我们尝试将一到三年级的语数英考试进行学科融合,统整为情景化评估。出试题分两步走,先由教师将本学科知识要点充分罗列,然后由三门学科的教师共同整合到生活情景之中,同时注意考试过程的趣味性。比如三年级上创设了《奔跑吧,baby——探险寻宝》的情景,整个情境分“准备装备、激流勇进、迷宫探险、获取宝藏”四大板块。每个板块都用任务驱动,让学生自主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开展合作并解决问题,从而对语数英三科的学业素养进行综合测评。

 

  

评价前置  导航成长

□杭州市江南实验学校   蔡文艺

  称之为“导航式”评价,源于我校一位语文教师的发言。她将教师比作“导航仪”,面对经常犯错误的学生,教师需要的是“温柔的坚定”。而“导航式”评价即将评价的核心理念界定为“向导”,重视评价的“激励、诊断、引导、改进”功能,将目标前置,兼顾知识、技能、态度,让学生从一开始就“知道要去哪里”,并在学习过程中进行自我诊断和监控,从而调整、促进自己的学习。

基于这样的理念,我校将学生本位的综合素质评价体系划分为“过程评价”和“期终评定”两大部分,每个部分开发了适应不同课程的多元化评价方式,比如过程评价就包括表现性评价、跟踪式评价、养成式评价,而期终评定则包括分层试卷、实践应用等考核方式。这些评价方式在不同课程中的应用也不尽相同,但均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表现性评价

江南实验学校的英语“ICS”午间演讲活动,以课堂5分钟演讲为基础,师生共同制定三个维度——“演讲内容、演讲语言、演讲体态”的细化评价标准,引领学生提高自己的演讲水平,分批走上“I can show”的大舞台进行展示。

这样设计的依据便是“表现性评价”。这是一种基于真实任务情境的评价,关注过程,关注学生对于评价标准的认知和理解,甚至直接让学生参与评价标准的制定。其运用十分广泛,如科学中的实验探究、语文中的口语表达、数学中的解决问题、拓展性课程中的产品制作等。

  

跟踪式评价

“期末,不用考试,还可以看电影!”二年级的小艺并不知道,“真正”的测试已经在平时的学习活动中不知不觉完成了。期初、期中、期末三次的“看拼音写词语练习”,测试了书写和识字;期中的“故事大王争霸赛”,测试了看图说话与口语表达;期末的“诵读小达人”晋级赛,测试了阅读能力。

这是学校倡导的“跟踪式评价”,关注学生学习的过程性、延续性,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给予即时评价。除了语文学科,该评价方式还用在了体育学科的身体素质跟踪测评、数学计算能力的阶段性过关等。

  

实践应用式评价

二年级的期末考评结合语、数、音、体、美等学科,开设了阅读园、智慧园、百变园、表演园、运动园等主题乐园。每个“乐园”里又分为不同的项目,如智慧园有“幸运大转盘”“巧手拨拨拨”“天平秤秤秤”“最强大脑”……真正做到了在玩中考,在考中玩!

  此外,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不仅关注学业成绩,还包括日常行为规范、学习能力、交往能力、身心健康等事关学生终身成长的各个因素,这便是养成式评价。多年的实践,学校已经形成了班班有特色的养成式评价体系,如“好习惯银行”“学游护照”“幸福成长树”…… 

(责任编辑:浙江教育报)